全國各地的旅游風情街,為啥都長一個樣?

 

旅游,就是不停換城市,去自己家附近的美食街...





作為「工作使我快樂」的文字君
朋友圈里的旅游照總能給我一個暴擊
為什么要去遠方看人山人海?
是游戲不好玩,還是網劇不好看
然而除了地標性建筑
不同城市卻包含許多相同的元素
于是我發現了一個問題:
為什么感覺大多數城市都一樣?
有人說,旅行的意義在于
去從未到達的地方
體驗不一樣的生活
翻譯成人話就是:
去沒玩過的旅游景點
吃沒吃過的美食嗝~~

出于對旅游經濟發展的需求
多數城市會特意規劃出一條街道
涵蓋了你對這座城市美食的向往
游客專享的「美食一條街」
在北京叫王府井,武漢是戶部巷
成都的寬窄巷子,西安的回民街
南京的夫子廟,青島的劈柴院
值得擁有
/幾條有名的美食街,你能認出來嗎?/
在「美食一條街」上
不管是從長沙空運來的臭豆腐
還是從港口新鮮運送的烤魷魚
本地美食和各地特色應有盡有
/正宗臭豆腐的原料都批發自某寶/
招牌上通常印有「絕對正宗」
「30年老店」等字樣
排隊焦急等待的
都是南來北往的游客
除了操著一口方言的老板
再也不見一個本地人

雖然價格上難免讓人有心痛的感覺
但為了不虛此行還是要破費一下
正宗?除非運氣爆棚
否則很難有此口福
/王府井的稻香村糕點真假難辨/
雖然街道名稱不同
但它們有著同一個夢想:
統一化的「特色美食」
為城市的旅游經濟添磚加瓦
那些聞名遐邇的旅游景點
選擇時應該仔細查找資料
畢竟重新修建的名勝古跡
短短幾十年歷史
只能算是贗品

「昔人已乘黃鶴去,此地空余黃鶴樓」
始建于三國時期的黃鶴樓
幾經興建毀壞
到光緒年間時
黃鶴樓只留下銅鑄的樓頂
而如今游客不絕的黃鶴樓
1981年重新修建
鋼筋混凝土打造
為了方便游客還配有電梯喲!
/黃鶴樓電梯,機智地把電梯門涂成暗紅色/
雷峰塔,1924年倒塌,2002年重建
滕王閣,1926年毀于戰火
1989年重建,同樣安裝了電梯
鸛雀樓重建于2002年,為了增加知名度
樓內竟然有「女媧補天」「司馬光砸缸」
與鸛雀樓毫無關聯的塑像
/新雷峰塔,電梯成為新建景點的標配/
各地之間重新開發修建的古跡、景點
承擔著吸引游客、提高城市知名度的任務
然而景區里絡繹不絕的游客失望之余
不免在門票間橫豎看出「坑錢」二字
「美食街」和「旅游景點」的商業化
體現了城市經濟發展的需求
本意在于呈現城市特色、人文價值
卻過分追求經濟效益,統一商業模式
游人覺得似曾相識也就不足為奇了
剛剛抵達一座城市
透過出租車窗向外看
道路兩旁高樓林立,匯集成商圈
作為城市繁榮的標志
/每一座城市的商業區總是高樓林立/
然而除了少數地標性建筑
樓群更像是批量生產的玩具模型
并不能展現出城市的多樣性
讓人產生審美疲勞
有了千城一面的感覺
上圖和下圖分別是重慶天津
如果照片中不帶有地標性建筑
很難辨識出是哪座城市
這種城市間的相似性
城市職能有關
作為人類走向成熟和文明的標志
城市首先要能夠做到
滿足人群的存和生產需求
密集的高樓大廈組成商業區
能夠有效組織起人們生活生產
至于城市的文化和旅游屬性
自然由景點文化街區來承擔
簡單來說:
這些看起來沒有差別的大樓
是每一座城市必要的組成部分
作為給本地人提供服務的場所
根本不是用來給外地人看的
想要探究一座城市的別樣之處
不能錯過富有時代特征的舊城區
隱藏在街頭巷尾的「本地味道」
聽曬太陽的老街坊講述當地文化
居住的人才是城市組成的核心


作為新時代的文藝青年
對城市的關注點和游客截然不同
調性十足的網紅書屋、店鋪、咖啡廳
成了年輕人競相打卡的新坐標
/隨著社會發展,人們更加追求服務和體驗/
當你在書屋一隅享受夜的靜謐
耳邊忽然傳來熟悉而魔性的旋律
街角的廣場上大媽們手舞足蹈
商業區廣場,公園里,籃球場上
廣場舞已成為每座城市的全民運動
而高度統一化的活動方式
反映出休閑活動的選項在減少
/前年的廣場舞大媽侵占籃球場事件/
城市建設與規劃
受經濟規律和社會主導階層的影響
在強調理性、效率的社會發展面前
城市的個性化、人文化往往退居次要
/1.6平米的人均場地,雖然人口基數大/
城市空間逐漸形成統一的分配模式:
同類產業集中,功能分區被不斷強化
商務區都是摩天大樓
居住區大同小異
地鐵、輕軌、高架橋的組合讓交通效率化
而提供生活休憩的空間則不斷縮減
代表城市多樣性的東西被逐步統一化
或許,城市看起來都一樣的背后
是我們未曾停下腳步思考的問題

你認為家鄉的哪些地區不值得旅游呢?
快來留言區分享下
給大家來避避坑吧~
- 字媒體日刊之《大同小異的旅游》-
撰文丨劉博添
編輯&制圖丨
劉博
讓人文盲的旅游景點名字
奇葩的wifi名字
為啥中國軍人踢正步特別帥?


    關注 字媒體


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

0 個評論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
迪拜娱乐注册